镜像之恋

神啊,如果能...

神啊,如果能…

清晨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只有树叶相互依偎的声音。昨夜下的雨没有干透,从地上读出了深浅不一的雨的诗歌。罗维诺爱这样完美的清晨,尤其是在他有了一个大目标的时候。

罗维诺喜欢安东尼奥,这事儿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也是没有人揭穿,也像是不愿意去打扰两个开心的傻蛋一样,从来没有人帮忙戳破,而罗维诺也不知道他们的慈母想法。可能就在昨天,上帝眷顾了这个傲娇,让一切都像锁舌啪的一下对上锁扣一样飞速发展。

傻蛋之一罗维诺终于要告白了。

这次换做别人不知道了,罗维诺的一切都在悄悄进行中…但也许另一个傻蛋会知道呢,也许他一直在悄悄偷窥小罗维呢。

这是罗维诺第一次有条不紊的执行一个计划。他叹着气看着完全升起的太阳,暗暗责骂他的不懂气氛。等待初晨的露水完全蒸发掉时,罗维诺在门口的台阶上踏踏鞋子,仿佛一切都焕然一新一样。

一路上都在幻想对方是作何反应的罗维诺随手摘了朵花,同样也没有清晨的露水。罗维诺看着花,突然松开手指。花压着草丛猛地一激灵,孤零零的枕着泥土。盯着断了根的花看了好久,罗维诺的心里突然有一点不好受。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微微有点喘不上气。鼻子酸酸的,还不算晚的街道上沐浴着阳光,清晨时还在的诗歌却不见了。罗维诺用力地把还很精神的花压进干了表皮的泥土里,把舒卷的花瓣和嫩绿的叶杆混进去,望着零落的花轻轻叹了一口气,边弹着指尖的泥土一面快速的离开了鲜花盛开的草地。

拿走了定制的戒指和玫瑰,罗维诺慢悠悠的向他们约定好的沙滩走去。“迟到是一种美德”,罗维诺丝毫不介意把那个傻蛋晾在那里几个小时,几年也行,他绝对不会提前到的。但罗维诺挖了挖指甲里的泥土,还是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在钟声敲响第三下时,罗维诺的鞋子里开始大量涌进咯脚的沙子。

他果然还是没有来。罗维诺突然笑了,笑的声音不大,只是眉眼一弯,如同上午那花卷起的花瓣。海水将鞋里的沙子冲出来,在水中形成了一团雾。罗维诺突然用力一扬胳膊,鲜红的玫瑰穿过伸着绝望双翼悲鸣的海鸥落到了似乎还有他远航温度的水里。罗维诺觉得又出现了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的感觉。海水濡湿了他的裤脚,浪带起泡沫打在罗维诺的脖颈上,拍碎,溅起冰冷的水滴和泪一起黏在脸上。罗维诺攥紧手里的戒指,像是怕它逃走一样。慢慢抬起了陷在沙里的双脚,眼泪与海水融为一体,可怜的肺一下被腥甜的水灌满,在沉入悲伤之海的最后一刻,攥着戒指的那只手又加了几分力。神啊,如果能…

如果能再见的话,请一定要告诉他我爱他。

再睁开眼的时候,男孩突然害怕起来,白光笼罩了他的眼球,让他一瞬间有些失神。但一晃,一个有碧绿眼睛的混蛋突然出现在视野里,好像很生气的眼神惊喜的看着罗维诺。罗维诺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这里是地狱吗……

脸颊上感到卷发的瘙痒。

如果安东尼奥在的话,这就是天堂吧。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