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之恋

迷途

一个男孩俯在草地上。

温柔的太阳把他叫醒,男孩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呆滞地从草地上站起来,露水在他的衣服上印下水迹。“过来孩子,”太阳轻声地唤他,“让我把你可怜的湿衣服晒干。”男孩乖巧地站在阳光下。这时他注意到了手上的字迹。

「安东尼奥」 「罗维诺」

“这是什么?”男孩仰起头,问太阳,“我又是谁?”他快速地咕哝着嘴。太阳用暖风拂弄着他的头发。“沿着这条红色的河流走,我可爱的孩子。”他放出他的的光为男孩指路,“去找那只击败巨狮的黑鹫,他会告诉你答案的。”

男孩照做了。他用湿乎乎的手攥住衣角,蹒跚地走在河边。石子和树枝扎破了他的脚,磨出了血泡。但男孩还是一心想要找到那只黑鹫。终于,男孩翻过这座山,在对面山谷的千年树上找到了他。

“请问、”男孩敲打着老树,“黑鹫先生?”一位赤瞳的白发少年从枯枝里探出头来,看到遍体鳞伤的男孩吃了一惊,张开巨大的黑色翅膀飞到男孩身前,男孩怯生生地问道:“请问黑鹫先生,您知道我的名字吗?”那少年闻言迟疑了一下,指了指旁边的高山。“将那山顶的火种拿来,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男孩一口气跑到山的底部,陡峭的黑色岩石也阻挡不了他。脚边一朵会唱歌的雏菊,摇着脑袋提醒男孩:“路上千万小心,可怜的孩子。在到达山顶前千万不能回头,否则你就会变成一块又黑、又丑的石头。”男孩咬着牙开始攀登。他每走一步,岩石就会用他们的尖刺划破他的脚;他每走一步,就有刺耳的声音在他耳边怪叫。男孩不得不撕下他的衣服堵住耳朵,拿到了不灭的火种。

“很好,”赤瞳少年面无表情地看向他,将他翅膀上的一叶羽毛折下来。男孩上前一步,攥紧他的左手。“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名字让我的心那么痛呢?”少年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像是要在他的红瞳内刻下他的影子一样。“坐在上面。”少年突然开口,指了指那一片黑色的羽毛。“他会带你去的,到那红色河流的下游,有一位甜点师,去到他那里吧。”

坐在柔软的羽毛上,男孩向那名银发的少年点了点头。那羽毛迎风而起,到他飞过了深谷,停在一个糕点做的屋子前面。屋里的男人见了他,快步地跑出来,张开双臂想要接住男孩。男孩闪到一边,跳到草地上,支支吾吾地对着男人继续他的问题。金发男人托着脸颊,指向那条红色河流,好像流动着鲜血一样的河流。“在那条河流里有一个十字架项链,找到它,然后去到那河的终点,等你的人在那里。”

男孩歪着头,表示他不懂最后一句话,但还是照做了。他仔细地找了河流的每一处,可怕的红将男孩的手也染上了颜色,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条项链。他弯着腰,慢慢地移动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河流的终曲。在那里有一个男孩,一个有着温柔绿眸的男孩,正静静地坐在一个破烂的木桶上,伤痕累累的手上握着那条项链。他一抬头,看到那个瑟瑟发抖的人,表情忽然变得忧伤。“去找罗维诺·瓦尔加斯。”他哽咽着,“去找罗维诺·瓦尔加斯,他会告诉你你的名字。”

男孩注意到他手上「安东尼奥」这个名字突然消失了。一瞬间,就像是接上了电流一般,男孩突然流下泪来。没有任何指引,他飞快的向上游的森林跑去。他跑得是如此的快,一路抽噎着,用白皙的手背抹着泪花。他看到那个甜点师正在从烤箱里拿出他的马卡龙;他看到那名黑鹫少年看着手中的铁十字流下了眼泪。男孩大口喘息着,更加卖力地奔跑,直到眼前变得模糊。他又来到了那个阳光布满的草丛,那个死灰一样的草丛。

在温暖的草丛上,轻轻地躺着的是罗维诺·瓦尔加斯。粉红的脸颊上印着淡淡的笑,好像还有着呼吸一般。但只有男孩知道,罗维诺·瓦尔加斯已经死了、消失了,因为。

男孩呼吸一窒,他的手变得干净了,他知道他正在消失。

因为真正的罗维诺·瓦尔加斯马上就要变成幻影了。





“再也不存在了。”最后开口的是那拥有温柔绿眸的男孩,他轻轻的在十字架项链上吻了一下。

“不见了,再也不存在了。”

迷路的灵魂-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