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之恋

没有温度 序章———车站,树叶以及废弃的阳光

       照理来说应该到门禁时间了,可爆豪胜己正在一个无人的街头徘徊。




        像他那么大年龄的男人还有门禁实在有些可笑,可是他的大脑不允许他在这个城市停留。他拒绝想起他曾经的记忆。不,不如说是他已经想起来了却总有什么东西还少。每当他看到某些场景,谈起某件事,他总要痛苦的抑制住内心的翻滚,怒吼着不去靠近。




        路边的行道树歪倒了几棵,青苔从空心的树干一直爬到居民楼上。四周静悄悄的,连蝉鸣都停了声音。




        爆豪向前走了一步,脚踏在了落叶上,成为这里唯一的声响。




        他的手里夹着一张电车票。




        这是他昨晚一时兴起,久违地收拾了一下落灰的收纳箱,在缝隙里扣出来的一张灰色的电车票。没有日期也没有价格,死灰般的颜色上印了一张很不清楚的地址。爆豪胜己用指腹轻轻摩挲着有些毛糙的纸,像是有一只手在挠他的心,挠得爆豪胜己心烦意乱,他觉得非要,一定要到,这个地方看看不可。




        第二天几乎是连招呼都没打,爆豪胜己把车票胡乱的塞进兜里,出了家门。


        


        坐最接近的电车也要走一个多小时,那车票有灵性一般的吸引着他,一步一步地摸索到了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


   


        爆豪胜己的脚步一顿,不知何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破败的地下电车站。破败的水泥柱成了爬山虎的立足点,车站大大的阴影里还有些没干的雨水。他迈过碎石和落叶,顺着地下微亮的光线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感觉,翻江倒海的肠胃和涌上眼角的酸楚憋的他喘不过气。到底是怎么回事。爆豪胜己吃力地抬起头,感觉自己回到了若干年前夏日的午后,太阳的温度在身上微微发着烫,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忽然袭来的凉风把爆豪胜己从记忆中拉了出来,他晃了晃脑袋,电车站昏暗的灯光一晃一晃,晃的爆豪胜己的眼睛有一点痛。




        迈下最后一截过高的台阶,阳光彻底着被挡在了外面,取而代之的是昏暗的灯光。车站里的一切都沾上了厚厚的灰尘,爆豪胜己每踏一步,都有小小的灰尘从他的脚下飞出来,落在旁边。不能用的长条椅安静的躺在地上,车站安静得有些难以启齿。爆豪往前走了几步,打破了车站宁静的人站在那里。那个人用满头绿色卷发注视着他,可能是察觉到爆豪的存在,那人微微偏头,顿时,他的脸上爬满了惊讶。




        “小胜?”绿头发的人向前迈了几步,爆豪胜己警惕地向后退英雄身份使人不得不防备这个人,可是他却总是提不起戒备。




        “小胜,你怎么会在这里?”爆豪胜己注视着他碧绿的眸子,心里有些难受。我认识他吗,这样,脑里只剩下这一个问题。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男孩似乎有些忧伤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




        打破寂静的,是爆豪胜己。绿头发男孩听了他要走了之后,迟疑了一会。“你还会再来吗?”绿头发的人突然开口,爆豪在台阶前站着,没有回头看他,“不知道,也许吧。”




        爆豪胜己没有再看男孩的脸,他知道他今晚不会睡觉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