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之恋

生日快乐!

耀君生日快乐...我会把贺文补上的!

没有温度 序章———车站,树叶以及废弃的阳光

       照理来说应该到门禁时间了,可爆豪胜己正在一个无人的街头徘徊。




        像他那么大年龄的男人还有门禁实在有些可笑,可是他的大脑不允许他在这个城市停留。他拒绝想起他曾经的记忆。不,不如说是他已经想起来了却总有什么东西还少。每当他看到某些场景,谈起某件事,他总要痛苦的抑制住内心的翻滚,怒吼着不去靠近。




        路边的行道树歪倒了几棵,青苔从空心的树干一直爬到居民楼上。四周静悄悄的,连蝉鸣都停了声音。




        爆豪向前走了一步,脚踏在了落叶上,成为这里唯一的声响。




        他的手里夹着一张电车票。




        这是他昨晚一时兴起,久违地收拾了一下落灰的收纳箱,在缝隙里扣出来的一张灰色的电车票。没有日期也没有价格,死灰般的颜色上印了一张很不清楚的地址。爆豪胜己用指腹轻轻摩挲着有些毛糙的纸,像是有一只手在挠他的心,挠得爆豪胜己心烦意乱,他觉得非要,一定要到,这个地方看看不可。




        第二天几乎是连招呼都没打,爆豪胜己把车票胡乱的塞进兜里,出了家门。


        


        坐最接近的电车也要走一个多小时,那车票有灵性一般的吸引着他,一步一步地摸索到了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


   


        爆豪胜己的脚步一顿,不知何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破败的地下电车站。破败的水泥柱成了爬山虎的立足点,车站大大的阴影里还有些没干的雨水。他迈过碎石和落叶,顺着地下微亮的光线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感觉,翻江倒海的肠胃和涌上眼角的酸楚憋的他喘不过气。到底是怎么回事。爆豪胜己吃力地抬起头,感觉自己回到了若干年前夏日的午后,太阳的温度在身上微微发着烫,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忽然袭来的凉风把爆豪胜己从记忆中拉了出来,他晃了晃脑袋,电车站昏暗的灯光一晃一晃,晃的爆豪胜己的眼睛有一点痛。




        迈下最后一截过高的台阶,阳光彻底着被挡在了外面,取而代之的是昏暗的灯光。车站里的一切都沾上了厚厚的灰尘,爆豪胜己每踏一步,都有小小的灰尘从他的脚下飞出来,落在旁边。不能用的长条椅安静的躺在地上,车站安静得有些难以启齿。爆豪往前走了几步,打破了车站宁静的人站在那里。那个人用满头绿色卷发注视着他,可能是察觉到爆豪的存在,那人微微偏头,顿时,他的脸上爬满了惊讶。




        “小胜?”绿头发的人向前迈了几步,爆豪胜己警惕地向后退英雄身份使人不得不防备这个人,可是他却总是提不起戒备。




        “小胜,你怎么会在这里?”爆豪胜己注视着他碧绿的眸子,心里有些难受。我认识他吗,这样,脑里只剩下这一个问题。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男孩似乎有些忧伤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




        打破寂静的,是爆豪胜己。绿头发男孩听了他要走了之后,迟疑了一会。“你还会再来吗?”绿头发的人突然开口,爆豪在台阶前站着,没有回头看他,“不知道,也许吧。”




        爆豪胜己没有再看男孩的脸,他知道他今晚不会睡觉了。

我的话

大家好,我是镜像,开了这篇胜出文

其实我第一开始想写《四叶草的故乡的》(详情见我上一条lofter)但还是先发了这篇中长篇《没有温度》。在这里我不做任何对这篇文章的说明,这篇文章会很慢热,没有任何刺激的文笔,他只是一篇淡淡的文字,希望大家能在某些时候,看到这篇文章。

一个中短篇小预告

没有赶上胜出日我真是罪大恶极【忏悔】
我也要开始产粮了
一篇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构思的故事
是一个还没有人出现个性,大家都是普通人的普通世界观的普通设定
文风飘忽不定,总之是那种喜欢的特别喜欢讨厌的特别讨厌的那种文风
今天下上预告毕竟胜出日啥都不干良心过不去
名字是《四叶草的故乡》

镜像工作室来招人了咦呜呜噫

大家好、我是镜像,我来招人了
主要是游戏制作!绘师和像素图画手!咦呜呜噫
很简短的招募咦呜呜噫
希望大家看到之后私聊我
比心

神啊,如果能...

神啊,如果能…

清晨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只有树叶相互依偎的声音。昨夜下的雨没有干透,从地上读出了深浅不一的雨的诗歌。罗维诺爱这样完美的清晨,尤其是在他有了一个大目标的时候。

罗维诺喜欢安东尼奥,这事儿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也是没有人揭穿,也像是不愿意去打扰两个开心的傻蛋一样,从来没有人帮忙戳破,而罗维诺也不知道他们的慈母想法。可能就在昨天,上帝眷顾了这个傲娇,让一切都像锁舌啪的一下对上锁扣一样飞速发展。

傻蛋之一罗维诺终于要告白了。

这次换做别人不知道了,罗维诺的一切都在悄悄进行中…但也许另一个傻蛋会知道呢,也许他一直在悄悄偷窥小罗维呢。

这是罗维诺第一次有条不紊的执行一个计划。他叹着气看着完全升起的太阳,暗暗责骂他的不懂气氛。等待初晨的露水完全蒸发掉时,罗维诺在门口的台阶上踏踏鞋子,仿佛一切都焕然一新一样。

一路上都在幻想对方是作何反应的罗维诺随手摘了朵花,同样也没有清晨的露水。罗维诺看着花,突然松开手指。花压着草丛猛地一激灵,孤零零的枕着泥土。盯着断了根的花看了好久,罗维诺的心里突然有一点不好受。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微微有点喘不上气。鼻子酸酸的,还不算晚的街道上沐浴着阳光,清晨时还在的诗歌却不见了。罗维诺用力地把还很精神的花压进干了表皮的泥土里,把舒卷的花瓣和嫩绿的叶杆混进去,望着零落的花轻轻叹了一口气,边弹着指尖的泥土一面快速的离开了鲜花盛开的草地。

拿走了定制的戒指和玫瑰,罗维诺慢悠悠的向他们约定好的沙滩走去。“迟到是一种美德”,罗维诺丝毫不介意把那个傻蛋晾在那里几个小时,几年也行,他绝对不会提前到的。但罗维诺挖了挖指甲里的泥土,还是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在钟声敲响第三下时,罗维诺的鞋子里开始大量涌进咯脚的沙子。

他果然还是没有来。罗维诺突然笑了,笑的声音不大,只是眉眼一弯,如同上午那花卷起的花瓣。海水将鞋里的沙子冲出来,在水中形成了一团雾。罗维诺突然用力一扬胳膊,鲜红的玫瑰穿过伸着绝望双翼悲鸣的海鸥落到了似乎还有他远航温度的水里。罗维诺觉得又出现了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的感觉。海水濡湿了他的裤脚,浪带起泡沫打在罗维诺的脖颈上,拍碎,溅起冰冷的水滴和泪一起黏在脸上。罗维诺攥紧手里的戒指,像是怕它逃走一样。慢慢抬起了陷在沙里的双脚,眼泪与海水融为一体,可怜的肺一下被腥甜的水灌满,在沉入悲伤之海的最后一刻,攥着戒指的那只手又加了几分力。神啊,如果能…

如果能再见的话,请一定要告诉他我爱他。

再睁开眼的时候,男孩突然害怕起来,白光笼罩了他的眼球,让他一瞬间有些失神。但一晃,一个有碧绿眼睛的混蛋突然出现在视野里,好像很生气的眼神惊喜的看着罗维诺。罗维诺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这里是地狱吗……

脸颊上感到卷发的瘙痒。

如果安东尼奥在的话,这就是天堂吧。

迷途

一个男孩俯在草地上。

温柔的太阳把他叫醒,男孩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呆滞地从草地上站起来,露水在他的衣服上印下水迹。“过来孩子,”太阳轻声地唤他,“让我把你可怜的湿衣服晒干。”男孩乖巧地站在阳光下。这时他注意到了手上的字迹。

「安东尼奥」 「罗维诺」

“这是什么?”男孩仰起头,问太阳,“我又是谁?”他快速地咕哝着嘴。太阳用暖风拂弄着他的头发。“沿着这条红色的河流走,我可爱的孩子。”他放出他的的光为男孩指路,“去找那只击败巨狮的黑鹫,他会告诉你答案的。”

男孩照做了。他用湿乎乎的手攥住衣角,蹒跚地走在河边。石子和树枝扎破了他的脚,磨出了血泡。但男孩还是一心想要找到那只黑鹫。终于,男孩翻过这座山,在对面山谷的千年树上找到了他。

“请问、”男孩敲打着老树,“黑鹫先生?”一位赤瞳的白发少年从枯枝里探出头来,看到遍体鳞伤的男孩吃了一惊,张开巨大的黑色翅膀飞到男孩身前,男孩怯生生地问道:“请问黑鹫先生,您知道我的名字吗?”那少年闻言迟疑了一下,指了指旁边的高山。“将那山顶的火种拿来,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男孩一口气跑到山的底部,陡峭的黑色岩石也阻挡不了他。脚边一朵会唱歌的雏菊,摇着脑袋提醒男孩:“路上千万小心,可怜的孩子。在到达山顶前千万不能回头,否则你就会变成一块又黑、又丑的石头。”男孩咬着牙开始攀登。他每走一步,岩石就会用他们的尖刺划破他的脚;他每走一步,就有刺耳的声音在他耳边怪叫。男孩不得不撕下他的衣服堵住耳朵,拿到了不灭的火种。

“很好,”赤瞳少年面无表情地看向他,将他翅膀上的一叶羽毛折下来。男孩上前一步,攥紧他的左手。“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名字让我的心那么痛呢?”少年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像是要在他的红瞳内刻下他的影子一样。“坐在上面。”少年突然开口,指了指那一片黑色的羽毛。“他会带你去的,到那红色河流的下游,有一位甜点师,去到他那里吧。”

坐在柔软的羽毛上,男孩向那名银发的少年点了点头。那羽毛迎风而起,到他飞过了深谷,停在一个糕点做的屋子前面。屋里的男人见了他,快步地跑出来,张开双臂想要接住男孩。男孩闪到一边,跳到草地上,支支吾吾地对着男人继续他的问题。金发男人托着脸颊,指向那条红色河流,好像流动着鲜血一样的河流。“在那条河流里有一个十字架项链,找到它,然后去到那河的终点,等你的人在那里。”

男孩歪着头,表示他不懂最后一句话,但还是照做了。他仔细地找了河流的每一处,可怕的红将男孩的手也染上了颜色,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条项链。他弯着腰,慢慢地移动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河流的终曲。在那里有一个男孩,一个有着温柔绿眸的男孩,正静静地坐在一个破烂的木桶上,伤痕累累的手上握着那条项链。他一抬头,看到那个瑟瑟发抖的人,表情忽然变得忧伤。“去找罗维诺·瓦尔加斯。”他哽咽着,“去找罗维诺·瓦尔加斯,他会告诉你你的名字。”

男孩注意到他手上「安东尼奥」这个名字突然消失了。一瞬间,就像是接上了电流一般,男孩突然流下泪来。没有任何指引,他飞快的向上游的森林跑去。他跑得是如此的快,一路抽噎着,用白皙的手背抹着泪花。他看到那个甜点师正在从烤箱里拿出他的马卡龙;他看到那名黑鹫少年看着手中的铁十字流下了眼泪。男孩大口喘息着,更加卖力地奔跑,直到眼前变得模糊。他又来到了那个阳光布满的草丛,那个死灰一样的草丛。

在温暖的草丛上,轻轻地躺着的是罗维诺·瓦尔加斯。粉红的脸颊上印着淡淡的笑,好像还有着呼吸一般。但只有男孩知道,罗维诺·瓦尔加斯已经死了、消失了,因为。

男孩呼吸一窒,他的手变得干净了,他知道他正在消失。

因为真正的罗维诺·瓦尔加斯马上就要变成幻影了。





“再也不存在了。”最后开口的是那拥有温柔绿眸的男孩,他轻轻的在十字架项链上吻了一下。

“不见了,再也不存在了。”

迷路的灵魂-END

“是你输了哦”
输给我这种,只有脚力的家伙,很可笑吧?

关于我越来越帅的事实(bu

我刚刚在车站被叫了帅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愿黑塔利亚第七季
许愿全员逃脱
许愿镜音小天使的新歌
aph永不毕业!